唯美軒 > 都市言情 > 我有奈何橋 > 正文 659真的有意義嘛
    鄭曦認為葉盛撒在火晶上的是硫磺,一個火星就被輕易引燃,煙不多,也沒什么氣味,黃色粉末燃燒很快,不多久,丹鼎下面就出現藍色火焰,是火晶在燃燒。

    孤雁在空間里只有兩天時間,那兩天他爭分奪秒地練功,沒時間熟悉空間,見過的人都不多,還沒機會去觀摩葛欣月煉丹。

    圣女說要煉丹,孤雁就開始熱血沸騰,這時候看到煉丹,看到丹鼎下面的火,他再也不能掩飾心中的激動,把姜晨擠開距離丹鼎更近。

    “孤雁,你會煉丹么,在這兒湊熱鬧?”

    “我不會,你好像會一樣?”

    “真被你說中了,我還真會,煉過的丹藥沒有一萬,八九千也是有的,這些藥材你才認識幾種?”

    “我,師母,姜晨他真的會煉丹?”

    “會啊,你吃的丹藥,有可能就是姜晨煉的,這有什么稀奇,空間里的人,只要有能力都得煉丹,是任務,必須完成,誰都不能偷懶,你在家族里沒學過這些?”

    “沒有,只有到長老級別,才有機會接觸那些,也不是每個長老都能煉丹,煉丹師已經很稀少,各家都寶貝的不得了,師母,那我以后也可以學煉丹?”

    “除非你不想留在空間,否則你想躲都躲不掉,還要煉鐵,忙著呢!”

    “我不離開,我也要學煉丹,回去就學,昨天我都用釋放的力量,偷襲了一個會飛的高手,以后我會越來越強,一定能學會煉丹!”

    孤雁的目光抬起,一副在做白日夢的表情,他看到的相信也不是前面的山崖,葉盛他們都不忍打擊他了。

    “怎么會這樣?”

    “婉瑩耐心點,如果你都不行,我們就更沒辦法了,先少放一點草藥試試效果,看來還得加點水。”

    “鄭曦,你做菜湯呢,我說李伶她們都躲著那個媽媽特意留給她們練功的丹鼎,沒有賦靈,就是不好用呢!”

    這里的用具幾乎沒有,鄭曦拿來幾個碗,先找最多的一種藥材投入丹鼎,然后就可以等藥材熔化提純。鄭曦就是想借提純藥材的機會,讓圣女熟悉這個沒有賦靈的鼎。

    “婉瑩,火力好像不夠,要不要多放一塊火晶?”

    “用火晶就是這個樣子,怎么可能像火種一樣,瞬間就看出效果,再耐心等等,我感覺火力缺少的不多,這種草藥還是很普通的,如果在家里,一個火星就能完成提純。”

    孤雁基本上聽不懂她們的討論,僅僅是看到的已震撼得他口不能言瞠目結舌,那里會知道圣女有多么難以接受缺少火種,缺少賦靈的不適?

    “師母,我可以讓火更旺一些,用風幫您燒火?”

    “對呀,你揮一下翅膀,就可以把吳廉吹跑,少給我來點風,不要太多,鼎已經很熱,藥材就要熔化了。”

    “嫂子,我來準備接藥!”

    “婉瑩,我準備草藥。”

    “媽媽知道煉丹要這么多人一起,會笑話咱們的,不過也只能這樣,蒼鶩加火,好,就要這些風,藥材開始熔化啦!”

    在空間里煉丹,他們討論丹方,一般都很少說話,哪里像今天這么熱鬧,每個人都透著緊張,圣女自覺把握都不是很大,付出的精力也更多。

    “師母,草藥哪去了,不會失敗了吧?”

    “孤雁你個烏鴉嘴,還沒開始你就咒我們?”

    “原來還沒開始啊,我這不是不懂虛心好學嘛,再說師母都沒嫌棄我,你能有我師母英明神武嘛?”

    孤雁的話讓圣女控制的藥材險些出差錯,她是真的很喜歡聽別人夸她,弄得鄭曦那里都忍不住咬牙了!

    “孤雁,我教你,這只是第一步,藥材里面的雜質已經分離出來,飛出來的煙就是雜質,葉盛拿出來的這才是煉丹需要的,多好看,我都想嘗嘗呢,可惜沒加蜂蜜,應該不好吃!”

    缺少賦靈,丹鼎里提純的藥材都在鼎底部,要葉盛以力量化作手小心地取出來,一捆草,最后只落下雞蛋大小的一團晶瑩半液態固體。

    “婉瑩,成績不錯,再接再厲,爭取今天煉成一鼎丹藥,這次草藥多放一些!”

    丹鼎邊除了孤雁,其他人各司其職,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才把大元丹需要的藥材提純完畢,又用了一個多小時,天早就黑透,星光已灑落下來,圣女才抹了一把額頭細密的汗珠。

    這個丹鼎內部不能自主形成小氣旋幫助成丹,所有步驟都要圣女緊盯,不能有一絲松懈,丹鼎打開也聽不到那熟悉悅耳的嗡鳴。葉盛取出丹藥,看到被篝火照亮,仿佛有上百顆飄落的星辰,眾人才長處一口氣,知道圣女成功了。

    “師母,能不能給我一粒?”

    “孤雁,這可是我第一次自己選藥材煉丹,你不怕有毒?”

    “不怕,我絕對信任師母。”

    “嫂子,給孤雁一粒,正好試試藥效,咱們都試不出來……孤雁,什么感覺?”

    “師母這比我吃過的丹藥還好,我感覺實力又有增加,眨眼功夫就能變成真正的高手,給吳廉他們,是不是可惜啦?”

    “孤雁,這話可不能讓我媽聽到,我媽媽可比我厲害,這在咱們家里,早就是最普通的丹藥,等你能煉丹的時候,更好的丹藥你才能用,再說我能煉出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給吳廉也是幫咱們,你不想回家啦?給吳廉送過去,蒼鶩要燒火,就不能跟你一起啦!”

    孤雁離開時感覺身體輕了許多,一半是因為才服用的丹藥,一半是因為圣女的話,他不僅可以煉丹,空間里還存在更好的丹藥,這前途太光明了,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一幕。

    孤雁回來的時候圣女還在煉丹,孤雁在吳廉那里時間不短,可是這里煉丹更加繁瑣,圣女的第二爐丹還沒有成功。

    孤雁見識過丹藥,還是一副欲罷不能的樣子。孤雁送去的丹藥,帶給吳廉的震動自是無需細說。孤雁不是一個人回來,吳廉還帶著八個隨從,是送草藥過來。

    蒼鶩要丹鼎,吳廉只認為圣女想研究,畢竟圣女他們沒一個像境界高深的丹師,配合蒼鶩就是想討好圣女。這次不同,看到丹藥后,吳廉頓時想起圣女嫌棄他們丹藥的眼神,據說吳廉得意忘形,要把順天幫庫存的草藥都帶過來。孤雁提醒后,擔心圣女會不高興,才意思著少拿過來一些。

    看到有堆成小山趨勢的草藥,圣女鼻子都愁歪了,礙于吳廉哈巴狗一樣搖尾乞憐的姿態,圣女只能忍住,還裝出高興的樣子。

    鄭曦希望有事可以分散圣女的注意力,又不想圣女太累。還有一點,是鄭曦不希望與順天幫有太深的交集,不是看不起他們,就是單純的不想融入其中。圣女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鄭曦冷著臉,沒幾句話,就把吳廉打發走。再說順天幫外面又有人過來了。

    圣女身邊只留下鄭曦和蒼鶩,葉盛他們都派出去,這必定是一個無眠之夜,圣女一直煉完三爐丹才停下來休息。

    葉盛他們還沒回來,鄭曦也無心休息,于是她也開始嘗試用沒有賦靈的鼎提純草藥。或許與不能靜心有關,第一次就失敗了。圣女沒心情笑話她,鄭曦不氣餒,終于在第二次成功地提純出草藥的精華。

    “婉瑩,你發現沒有,順天幫雖然被咱們鎮壓住,可是從它的外部,越來越亂,木卡難道想讓順天幫變成尸橫遍野的地獄?”

    “地獄就是尸橫遍野呀,現在是有點像,從昨天到今天,死了好多的人,現在那里又打起來,我都能聽到那邊傳過來的喊叫聲,好像還有血腥味飄過來,木卡不會就是想要這難聞的味道吧?”

    鄭曦猜測的沒錯,困住凌度的陣法里,時間的流速果然與外面不同,外面過去已經三天,凌度可沒感覺到有那么漫長,都沒感覺到饑餓呢!

    圣女的猜測雖然沒有元神傳音被凌度聽到,凌度也想到相近的結論,是根據最后一次與圣女聯系得到的情報分析出來的。

    木卡說他需要的就是普通人的怨氣,所以他不能接受順天幫天下太平。順天幫形勢越惡劣,他得到的好處越多,越合他的心意。

    開始凌度想過出去吃飯,一瓶果酒喝完,起身往外走,才發覺他已找不到回去的路,走了估計有一公里遠,經過的山洞也看不出有太明顯變化,也不見山洞里固有的那樣黑暗。凌度不得不接受又一次被困住,就如同上次被困于有樹怪獸那個陣法里一樣。

    有樹怪獸那個陣法,腳下的土地由一塊塊拼圖組成。人在走,拼圖也在轉換,速度不能超越拼圖移動的速度,那將永遠都別想走出去。

    凌度上次就找到破解拼圖陣法的方法,都沒嘗試與陣法比移動速度。凌度的野心更大,他準備煉化那一方天地,結果就把木卡嚇得主動認輸了。

    身邊沒有幫手,能破開陣法的方法都想到不止一種,凌度這次不僅沒反感,都沒急于離開木卡的陣法。

    (www.06074197.com = <a href='http://www.06074197.com'>唯美軒</a>)</div>
西甲转播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