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軒 > 玄幻魔法 > 平衡天下 > 正文 第1692章 漣水城有內鬼
    王古月來到豬凸嶺,看到這里全是亂石,見不到什么泥土。這里當然根本沒有什么高大的植物,從石縫中長出的一些小草也是顯得很單瘦,被微風吹得搖晃著倒是讓這里顯出古荒之氣。

    看來,這里不但是終年難得有人來,就是飛禽走獸也是最多在此路過不會作停留。

    她選到一片開闊處,就鉆到石縫中,迅速長出一根藤來。

    這根藤并不茂盛,藤條細細的,葉片又細又稀疏,并且顏色也顯得很蒼老。

    這是貧瘠的土地上長出來的植物的樣子。

    細藤葉隨風拖曳著,那一片片的葉子,其實就是藤化后王古月的鼻子和眼睛。不管什么氣味,她能聞出,不管什么東西,她能看清。

    化為藤后王古月靜靜地呆了一天,就看到空中有兩片浮云從上溯城那邊飛了過來。到得豬凸嶺上空時,兩片云就迅速降了下來,一眨眼間就化為兩個人站在一塊巨石上。

    正好,這塊石頭旁邊就是王古月長出的藤的一條分枝。此時,那些藤葉似是被有方向的風吹過一樣,葉片搖晃著,葉面全對向巨石這邊。

    王古月看清了,這是兩個中年人。兩人身材差不多,一樣高,如果稱重量的話,應該不會相差兩三斤。身段不好分,但相貌倒是很好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利相貌。

    但這里有一個人的相貌就太特別了,在鼻梁右邊的臉上,竟然長有一個鴿蛋大的肉包。并且肉包頂上有點黑,從那黑色頂上面長出幾根細長的毛發。毛發被風吹著在他臉上掃來掃去,讓人看著都是癢癢的。他應該是習慣了,任那毛發在臉上掃著,他一點反應也沒有。

    王古月很快把兩人的相貌全方位錄下了。但在看二人的修為時,王古月真是大吃一驚。

    敵不仇遠情艘球戰冷接情鬼

    按趙大牛的估算,只會有一人偷偷來,來人應該最多是天武者修為。

    可是,這一來就兩個還不算,竟然兩人都是武王級修為。

    現在別看他們兩個都站在石頭上,但他們身上的真氣是在運行著,在身邊產生一層灰灰的白霧。

    王古月知道,此時鎮守漣水城虛空的那幾個天武者是發現不了這兩個人的。

    看這兩個人的樣子,應該不是第一次來漣水城了。

    “看來,我爹和趙爺爺他們都是估計有誤了,漣水城內,絕對有內奸。”看著這兩個人,王古月暗想。

    “老弟,我以為吧,這事,絕對不是漣水城內部的人干的。”二人站著拿眼向漣水城掃了掃,那個臉上有肉包的人就對另一個人說。

    “這也是奇怪了,除了他們漣水城的人,還有哪里有那么好水性的人?要知道,韓江鱉是我們公認的澤城水上功夫第一人,竟然被人在水中打成重傷。”另一人說。

    “他們不是兩個人么?兩人打一人,常話說好漢難敵兩雙手呀。”臉上有肉包的人說。

    “話是這么說,但韓江鱉是穿著護甲的呀。并且我聽到他同家主講,那兩個人的水中功夫同他是不相上下的。如果不是他穿著護甲,都是會被那二人直接傷到了。

    還有,那王時和王境的水中功夫也是不錯的,但沒有幾個照面,就被那兩人殺了。

    哦,對了,韓江鱉說,兩人中那個年輕的,竟然除了使劍外,還有使用一個似流星錘的東西。并且,是沒有鐵褳的,看來是什么法器。韓江鱉就是被那東西打成內傷的。”另一人說。

    “那也不見得是什么特別的東西。修為達到地武級,能用上一些小寶貝倒是正常。

    不過,我覺得那東西應該是祖傳的。所以,如果要找到那兩個人,這倒是一條線索。”臉上有肉包的人說。

    “可是,家主卻是對韓江鱉說,他也是沒有聽聞過周邊曾有人使用過那樣的流星錘。”另一人說。

    “呵呵,老弟,你倒是什么都知道呀。”臉上有肉包的人笑著說。

    “哎呀,我說老兄,我們都是一起執行任務,也算是生死老兄了吧。我這樣和盤托出對你,你拚命嘲笑我啊。”另人一立即說。

    “唉,老弟,不好意思,你知道我說話就很隨便,不要在意哈。

    說真的,這事還真奇怪。他們來,不是為了要把魚丸搶走,而是只把船鑿沉。這如果不是王時和王境被殺,我還真以為我們的計劃被漣水城的人猜破了,他們這是在演苦肉計呢。”臉上有肉包的人立即嘆著氣說。

    “老兄,真是有些撲朔迷離呢。但我們得的確切信息,漣水城的城主水蜻蜓并不是一個智慧過人之人。至于那個長老,是有些神秘,聽說是一個姓刀的游俠留下來的,莫不是什么大勢力的人么?”另一人說。

    后地不科鬼艘球所鬧太顯艘

    “能是什么大勢力之人?先前漣水城都快被平江原滅了,他怎么沒有叫那刀姓的游俠來解圍?倒是聽說去求了漳坳城的王家。而王家倒是念當年在漣水城被優待之情,拿出了不少錢來幫漣水城。不過,那些錢好象都是要還的呢。”臉上有包的人說。

    “真的是迷團一樣。先不管這些,現在就是要確定那兩個人是不是漣水城的人就行了。你說,水蜻蜓水中功夫是很了得,那兩個人當中會不會有水蜻蜓呢?”另一人說。

    “這也不太可能,你剛才都說了,那水蜻蜓并不是一個智慧過人之人。如果他識破了我們的計劃,那不應該會用這種手段。你要知道,那王時和王境也算是漣水城兩個頂梁之人啊。這兩個人的失去,是漣水城的大損失啊。”臉上有肉包的人說。

    “先前我們分析過了,平江原的人目前是沒有人有那么好的水性。左江城,下沙城,上溯城和下溯城雖然有幾個好水性的人,但我們已是確定那幾人都沒有離開過。如此說,莫不也是我們澤城某個家族的人?”另一人狐疑地說。

    “這也難說。現在,只有問到羅糇,應該就能知道些眉目了。”臉上有肉包的人說。

    “羅糇?呵呵,草包一個,老兄,你覺得這個人能知道什么嗎?

    孫遠仇遠獨后恨陌陽早秘陌

    唉,也真是可憐呀,漣水城現在的第一大家族,竟然選不出一個象樣的人。如果現任羅家主一死,這羅糇有那能力管理羅家嗎?更另指望他能管理漣水城了。”另一人笑著說。

    “老弟,這不是他有沒有能力的事。相反,如果是有能力,我們倒是還選不上他呢。我們只要他聽話就行了。

    唉,真該死,那羅家主竟然把羅糇也叫去了,看來我們只有等了。”臉上有肉包的人說。

    “呵呵,真是個草包。此時際,明明知道我們要來找他了解情況,他就不會找個托詞留在家里。”另一人輕笑著說。

    “咦?”那人的話一落,臉上有肉包的人卻是神色一凝,口中發出了輕輕的驚呼聲。

    “老兄,怎么了?”另一人立即問道。

    “老弟,我感覺這里有點不對勁。”臉上有肉包的人說,然后神識展開來。

    “這里是常人不能來到之地,平常鳥獸也是不會來,還真是一塊絕地一般呀。老兄,你說,這里本就會不會是一塊絕地呢?”另一人眼光掃了掃四圍,就顯出疑惑之色問道。

    敵科地地鬼艘學接冷我吉

    敵科地地鬼艘學接冷我吉  化為藤后王古月靜靜地呆了一天,就看到空中有兩片浮云從上溯城那邊飛了過來。到得豬凸嶺上空時,兩片云就迅速降了下來,一眨眼間就化為兩個人站在一塊巨石上。

    “呵呵,老弟,你是不是以為,這里可能存在什么造化之物吧?”臉上有肉包的人笑著說。

    “如果真有什么造化之物,以我二人的修為,拿著也是沒有什么用處了吧?哈哈。”另一人立即笑著說。

    “呵呵,那倒未必。不過你放心,就我們這修為,得到一般的造化,也是難心動了。但如果真有什么好東西,我們拿著帶回家族去,讓我們的后輩去用,倒是不錯呀。”臉上有肉包的人笑著說。

    “老兄,我開玩笑呢。如果真有什么造化之物,也算是你先發現的,歸你。呵呵。好,現在我也是覺得這里有些不對勁了。要不這樣,我們分開來找找?”另一人笑著說。

    艘科仇不鬼后恨戰月考封月

    “呵呵,好吧,反正羅糇這幾天是回不來,我們在此要呆幾天也無聊。如能得到小小收獲,倒也是打發了時間。

    艘科仇不鬼后恨戰月考封月  “呵呵,那倒未必。不過你放心,就我們這修為,得到一般的造化,也是難心動了。但如果真有什么好東西,我們拿著帶回家族去,讓我們的后輩去用,倒是不錯呀。”臉上有肉包的人笑著說。

    老弟,你說這貧瘠之地,會有什么呢?”臉上有肉包的人笑著說。

    “老兄,既然我們要來找,就把這里當做絕地好了。既然是絕地,那一定會有逆天的東西吧?呵呵。自從突破到天武,除了執行任務就是修煉,再沒有去過哪里。想想我們年少歷練時的情景,為了一株療傷藥都是能爭得你死我活。現在想起來,真是太幼稚啊。”另一人笑著說。

    “呵呵,不過,你還別說,我內心倒是很向往那時的生活呢。好多事,如能重來一次,有多好呢?好,別感慨了,希望我們能在此找到好東西吧。”臉上有肉包的人笑著說,然后一閃身,就向另一塊石頭縱過去。

    原來,他是感應到那石頭后面有異常。

    “哈哈,老兄,你還是掩飾不住貪婪之心呀。常話說欲速則不達。你雖先發現這里異常,但如果真是有靈之物,那也是隨緣的呀。我相信,此次我的機緣要好過你啊。

    后不科地情艘球戰冷帆察通

    后不科地情艘球戰冷帆察通  現在別看他們兩個都站在石頭上,但他們身上的真氣是在運行著,在身邊產生一層灰灰的白霧。

    艘科仇遠獨結術陌冷月羽通

    看,這里,一株藤。記得上次我們來這里不?你說這里寸草不生。可現在我在這里卻發現了這根藤,并且葉片好老,藤條干枯沒有生機,似是在此垂死掙扎一般。我也打賭,這藤絕對不簡單。好,我就把這藤挖出來,說不定這藤下就有玄機啊。”另一人卻是看著巨石旁邊一根小藤就大笑著對臉上有肉包的人說。

    (www.06074197.com = <a href='http://www.06074197.com'>唯美軒</a>)</div>
西甲转播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