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軒 > 玄幻魔法 > 訣極令 > 正文 第105章 ,奪城(七)
    許天一此時能夠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呼吸聲,他四肢冰涼,不停的顫栗,已經沒有之前灼燒痛苦了,可他卻感覺自己離死亡更近了。

    霍天行說道:你下手似乎有點重啊?不過還是算了吧,他們可都要來了。

    韓眉回頭看了看許天一說道:這次我先饒了你,下次對決的時候希望你會變強,否則你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許天一只能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連話都不說來。

    朱五救出了那些被囚禁的人,他們剛一出來就看見眼前的一切。

    朱五喊道:許天一……

    許天一的根本轉不過去,可是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韓眉向那邊看了一眼,然后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朱五等人趕緊跑了過來,剛一接觸許天一發現他的身子冰涼。

    其中一個人說道:讓我來看看,那人懂得些醫術,在許天一的身上點了幾下,封住了許天一身上的穴道。

    許天一此時用微弱的氣息說道:人都救出來了?

    朱五努力的點頭,說道都救出來了,除去那些跟著呂開誠的一共還有死的,一共七十二人,都救出來了。

    其中一個人說道:小兄弟,大恩不言謝,你放心,我們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把你救出去。

    此言一出是一呼百應,所有人都紛紛響應。

    還有一個人說道:許少俠,我們都聽朱五說了,你是被冤枉的,你自始至終都被他們給算計了,等出去之后,我們替你證明。

    對,許少俠,我們替你證明……替你證明。

    許天一非常的感動,自己這么長時間,做了那么多,今天終于算是擺脫了流言的束縛,自己終于可以活在陽光下了,這使得他感到無比的輕松,久違的感覺。

    許天一說道:感謝各位,多謝了。我許天一終于清白了。

    朱五說道:別說那么多了,我們現在就帶你出去。

    許天一說道:現在墻外有八百多北夷的兵丁,把外面圍堵的水泄不通。

    其中一個說道:怕什么?一千人我們都給平了,何況這區區八百人,讓我們去會會他。

    許天一努力的說道:各位不要沖動,他們接到的命令就是在外面守著,所以他們是不會進來的,在等等,應該快了。

    朱五問道:等什么?

    朱五剛說完,外面就傳來了金戈鐵馬的聲音,這外面分明是打起來了。

    許天一笑道:嘿嘿嘿,他們來了。

    突然莫良從屋頂跳了下來,走了過去,說道:沒事吧!許天一。

    許天一搖搖頭說道:我沒事。你怎么知道我在這?

    莫良笑道:北夷的兵丁都在外面圍著,你說這人會在哪里?

    許天一笑了笑說道:嘿嘿嘿,還是你聰明。你那邊順利嗎?

    莫良說道:非常順利,跟公蘇謀猜的一樣,他們果然是從山間路過來,一千五百名鐵騎兵,全軍覆沒。

    朱五說道:既然現在有救兵了,那還等什么,弟兄們,抄家伙,為許少俠殺出一條血路出來。沖啊!

    許天一身邊只留下幾個人照料,其余的全部沖了出去。

    這幾十人一參戰,局勢瞬間一邊倒,北夷兵丁根本無力招架,早已潰不成軍,大局已定,在許天一的努力下,魯陽城再一次被奪了回來。

    另一邊,呂開誠以為他們是背水一戰,傾巢出動。所以現在的汴州城就是一座空城,他心里非常的得意。

    呂開誠身邊有一個門客叫魏松的問道:大人,我們這樣貿然進兵會不會有些不妥啊?

    呂開誠白了他一眼,說道:有什么不妥啊?

    魏松說道:會不會太冒失了,萬一中了埋伏怎么辦,我看還是應該派一隊人馬前去打探一下會比較好。

    呂開誠擺手道:不用。

    另一個門客說道:莫非大人成竹在胸了?

    呂開誠大笑道:哈哈哈,當然。

    呂開誠繼續說道:其實這就跟做生意一樣,市場就那么大,別人占了一邊,我們就要趕緊去占另一邊。如果一旦晚了等到人家把錢周轉開了,那么另一邊也會沒了。之前收到消息,我那一千五百名鐵騎兵全軍覆沒,看似大敗,實則不然。

    那門客問道:此話怎講?

    呂開誠說道:現在汴州城也就兩千于人,若想滅了這一千五百名鐵騎兵必然會全軍出擊。然后轉攻魯陽城,最后回來守衛汴州城,這樣以來必定要速戰速決。我們就是要趁他們趕回來之前拿下汴州城。

    另一個門客說道:那么這么說來,現在汴州城豈不是一座空城了?

    呂開誠說道:沒錯,就是一座空城。

    呂開誠領著一千人馬,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汴州城門下。

    此時汴州城城門大開,只見城樓上僅一處燈火搖曳。燈下似乎還坐著一個人,面前擺在一張琴。

    呂開誠騎著馬,在城樓下向上觀望,借著火光呂開誠看清了坐在城樓上的人。

    呂開誠說道:哎呦喂,這不是榮城太守,李巍,李大人嗎?怎么今夜李大人為何坐在這城樓上?難不成是在等我嗎?

    李巍說道:當然是等你啊!你看今夜月色正好,不如我親自彈上一曲,你看如何啊?

    呂開誠哈哈大笑說道:李巍,你這是在唱空城計嗎?不過可惜了,我可不懂得什么鳥盡弓藏的道理,你這頂多算是緩兵之計而已,而且我也不會上你的當,我馬上就把汴州城攻下來。

    李巍說道:呂開誠,你在榮城做你的首富不是很好嗎?干嘛非要跟北夷的人合作,他們給了你多少好處,我們加倍給你,你看如何啊?

    此時,呂開誠身邊的白衣女子小聲的對呂開誠說道:大人,魯陽城里的兵丁剛剛全軍覆沒,看來他們的軍隊現在還在魯陽城。

    呂開誠笑了笑,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呂開誠知道李巍這是在拖延時間,可是他們也就剛剛拿下魯陽城而已,一時半會的回不來。

    呂開誠說道:李巍,你這點伎倆還是算了吧,你早就不值得我信任了。

    李巍說道:呂開誠,你這就不對了,怎么說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之前在榮城我可是沒少照顧你啊!

    呂開誠怒道:那我這錢也沒少花啊!

    李巍說道:你要是一直都老老實實的用得著多花那么多錢嗎?

    呂開誠笑道:老老實實的能賺到錢嗎?你見過哪個能老老實實的把錢賺到?你不也一樣嗎?

    李巍趕忙說道:唉,我可不是生意人。

    呂開誠接道:可你比生意人還能賺,而且連本錢都不用。

    李巍怒道:呂開誠,你好大的膽子,一個叛國之人,還有臉說這話?

    呂開誠說道:我叛國?呵呵,那還不是你們給逼的?本來我就是靠著邊境,跟北夷做生意的,可是你們卻要打起來,這可是活生生的斷了我的財路啊!你說我能不反嗎?

    李巍說道:你少找什么借口了,你就是貪那些黃金罷了。

    呂開誠笑道:你不也是在這跟我拖延時間嗎?我剛剛得到消息,你們的兵馬還在魯陽城,這汴州城就是一座空城。

    話音剛落,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說道:那可不一定。

    緊接著,曹勝從汴州城帶著一隊官兵,從城門里出來。

    呂開誠勒了勒馬,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曹勝,心里有些發慌。

    呂開誠身邊的門客有些驚慌的說道:是曹勝,是曹勝。大人,你不說他們已經沒有人了嗎?

    呂開誠怒道:慌什么,就一個曹勝而已,而且身后就幾百人而已,怕他干什么?

    曹勝說道:是嗎?你在看看你們后面。

    曹勝剛說完,就聽見呂開誠的后方人影攢動,喊聲震天。

    其中一個人喊道:左先鋒官曹樂率兵迎敵。

    另一個人喊道:右先鋒官孟憂率兵迎敵。

    這三路人馬足有千余人,把呂開誠圍的是水泄不通,此時呂開誠算是真的慌了。

    其中一個門客說道:這曹樂可是一員猛將,年紀不大就官居指揮,使不好對付啊!

    另一個門客說道:那孟憂也不是好惹的啊!聽說丁丑就是死在他手上的。

    還有一個門客說道:那曹勝就更不用說了,鎮守汴州城這么久,北夷竟沒有在前進一步,而且之前跟丁丑丁卯兩個人對戰也只是受傷而已,這…這怎么打啊?

    李巍大笑道:哈哈哈哈,呂開誠,怎么樣?怕了吧?

    呂開誠瞪大了眼睛,自言自語道: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你們怎么還有這么多人?那魯陽城怎么可能淪陷?絕對不可能,不可能。

    李巍說道:沒什么不可能的,你以為你自己偷偷開鑿的山間路沒人知道,你以為你把開鑿的工匠都殺了就可以瞞天過海了嗎?你太自負了。

    曹勝繼續說道:那山間路什么樣你比我們更清楚,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呂開誠一聽心頭一驚,他自認為自己的判斷天衣無縫,可萬萬沒想到自己把自己給賣了?看來這用兵跟做生意還是有區別的。

    呂開誠說道:曹勝,論用兵我確實不如你,我敗給你我也不丟人,可是你忽略了一個問題,你們都是步兵,我們可都騎著馬呢!我要是想跑,你能攔得住嗎?

    (本章完)

    (www.06074197.com = <a href='http://www.06074197.com'>唯美軒</a>)</div>
西甲转播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