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軒 > 都市言情 > 都市巔峰醫圣 > 正文 第421章 千里追殺
    事實上,當云中鶴大開殺戒的時候,林逍本來是有機會阻止的,但由于他對八大家族毫無好感,所以就干脆作壁上觀了。

    而云中鶴就是利用他這一點,肆無忌憚地吞噬了上百人,可以說,林逍的冷眼旁觀正中了云中鶴的下懷,果然修真界的家伙們個個都陰險毒辣,光是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栗。

    林逍涉世未深,對于這類鬼蜮伎倆根本防不勝防,惱怒之余,林逍渾身殺機彌漫,面無表情道:“既然你不肯說,那我也懶得問了,真相我會自己去找,所以,就請你先走一步吧。”

    就在林逍捏碎他頸脖的一瞬間,云中鶴口中忽然寒芒爆閃,數根銀針毫無征兆的飆射而出,林逍右手為之松懈,下意識地躲避開來。

    而云中鶴瞅準這個空隙,拼上了全身的力氣,拔腿便向外逃竄,兔起鶻落間,眨眼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林逍為此惱羞成怒,上次就是因為疏忽放跑了夏嵐,從而成為了他的心腹大患,倘若再讓云中鶴給逃了,那他真的需要找塊豆腐撞死。

    于是乎,林逍沒有絲毫猶豫,卯足了勁頭即刻向外追去,煮熟的鴨子都給飛了,簡直是奇恥大辱。

    由于林逍窮追不舍,兩人的境界差距又十分巨大,漸漸的,林逍已經追趕上來,云中鶴那是嚇得亡魂大冒,慌不擇路的東拐西繞,提起全身真氣疾光電影般的飛奔,遠離城區后,他便一頭扎進了郊外的荒山之中。

    林蕭同樣緊追不舍,兩人一追一逃,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一直到天色斷黑,月亮也悄悄爬上梢頭,林中鳥獸,皆已歇息,唯有小蟲兒們蟈蟈叫著。

    云中鶴真氣幾近枯竭,早已累得氣喘吁吁,但他一刻也不敢停,他很清楚,要是被林逍抓住那他就完了。

    生死危機關頭,云中鶴爆發出極大的潛能,不知疲倦的在群山中逃竄。

    就這樣追逐了大半晚上,云中鶴終于停在了一處重巒疊嶂,草木蘢蔥的山腳下,那里佇立著一塊老舊的樓牌,樓牌門上鐫刻著三個大字:望岳山!

    穿過樓牌,蜿蜒而上的是一條古樸且荒涼的青石階,云中鶴熱淚盈眶,倒頭便拜,慘兮兮地大叫道:“師父救我!”

    他聲音落下沒多久,林逍便即時趕到了,殺氣騰騰地盯著他,抽出銀針緩緩逼近,這回算是徹底斷了他的退路。

    一路追過來,林逍整個人都快累垮了,最起碼追了四五百公里,橫跨好幾個省市,這要不殺他難消心頭之恨。

    迎上林逍那吃人的眼神,云中鶴立馬著了慌,驚恐萬狀地嚷叫道:“師父,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啊!”

    見他一口一口師父的喊,林逍也不由得警惕起來,趕緊向四周環顧了好幾眼,確認沒有異樣后,他便毫不留情的一針甩了過去。

    嗖!這根殺意凜然的銀針直奔云中鶴的腦門而去,云中鶴嚇得魂飛魄散,剛想進行躲避卻發現提不起勁來。

    啊啊!針影不斷在他眼中放大,云中鶴渾身觳觫,肝膽欲裂的失聲驚叫著。

    只聽見“叮”的一聲輕響,林逍的甩出去的銀針被意外飛來的樹葉子打偏了軌道,但卻余勢不減,依舊擦著云中鶴都耳朵飛了過去,一道血痕出現在他耳角上。

    “孽障!二十三年前我已經將你逐出師門,令你永遠不得踏入望岳山一步,你難道忘了嗎,你今日還有何顏面來到此地!”緊接著,一個鶴發童顏,慈眉善目的白袍老者從樹梢上飄落下來,他來到云中鶴面前,疾言遽色地呵斥道。

    云中鶴死里逃生,不由得喜極而泣,連滾帶爬地抱住老者的腿,張皇失措地哀求道:“師父,救我,救救我!這個人他要殺弟子,他追了我幾百公里,他要對我趕盡殺絕,我沒辦法才跑到這里來的,求求您救救弟子吧!”

    瞧他這個慘樣,老者忽生憐憫之心,喟然嘆息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心術不正,總有一天會惹下大禍,這都是你自作自受。”

    云中鶴急忙痛哭流涕道:“師父,我錯了,弟子已經知道錯了,弟子發誓,從今以后潛心修煉,救死扶傷,謹守醫道本分,弘揚懸壺濟世之念。”

    顧念到師徒情分,老者的心即刻軟了下來,輕輕嘆息了一聲,面向林逍說道:“小友,老夫段玉清,我這徒兒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陪個不是,還請小友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馬。”

    林逍開啟醫瞳,一時竟看不出他的深淺,林逍立即戒備起來,這老者氣息內斂,頗有種返璞歸真的感覺,修為絕對不低。

    “殺父之仇,你說我能不能放過他?”林逍嗤笑著反問道。

    段玉清無奈地搖搖頭,語重心長道:“得饒人處且饒人,人死不能復生,即使你殺了他也無濟于事,我看你修為頗高,天賦應當不錯,修真者最忌滋生心魔,倘若你殺戮太重滋生心魔,會給你以后的修煉造成層層阻礙,你要學會放下才行。”

    心魔多種多樣,修真者想要超凡脫俗,就必須摒棄各類情感,而林逍的心魔須得報仇之后方能斬除,對此段玉清顯然一無所知,再跟他廢話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今天這個人,我還殺定了!”林逍懶怠多做解釋,渾身真氣環繞,猛地一踏步,眨眼便來到云中鶴面前,伸出手掌狠狠拍了下去。

    嘭!段玉清橫插一杠,被動的與他過了好幾招,林逍見事不可為,最后與他了對了一掌后,便趁勢迅速退了開來。

    段玉清驚咦了一聲,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掌,難以置信道:“枯榮經!你修煉的竟然是枯榮經,這怎么可能,你…”

    正當他要進一步確認的時候,林逍卻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銀針一根接一根地朝云中鶴飛去,勢要取他性命。

    段玉清沒法,慌亂之中,一把拽住云中鶴東遮西擋,左避右晃,堪堪躲避了所有銀針。

    云中鶴劫后余生喜不自勝,得意忘形的嘲諷道:“別白費力氣了,我師父可是五藏派掌門,修為在整個修真界那都是數一數二的,你今天想殺我,完全沒可能,我勸你別自討沒趣,惹怒了我師父,你必死無疑!”

    段玉清皺了皺眉,沒有刻意反駁,他倒是想林逍能夠知難而退,作為一名以醫入道的修真者,他向來最忌諱殺人。

    林逍神情越發凝重,只是被動的防御和躲避就如此游刃有余,這老家伙的修為明顯在他之上,拖長了恐怕對自己不利。

    嗖嗖嗖!林逍變換位置后,再度將幾十根針激發出去,只不過這回并非銀針,而是飄逸靈動的金針。

    段玉清依然像之前那樣躲避,然而,那金針仿佛活物一般,在不借助外力的情況下自行變換軌道,一擊落空后便游走著伺機發動攻擊。

    段玉清大吃一驚,想用手去打落,誰知剛一觸碰,那金針便破開了自己的真氣防御,猛然扎在了手背上。

    “這是…太乙神針!”看清楚這金針的模樣,段玉清神情巨震,目瞪口呆的怔在原地。

    噗嗤!也就是他愣神的那一刻,林逍瞅準時機,近身便是一針扎在了云中鶴的頭顱上,云中鶴當場神魂渙散,難以置信的倒地身亡了。

    (本章完)

    (www.06074197.com = <a href='http://www.06074197.com'>唯美軒</a>)</div>
西甲转播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