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軒 > 其他類型 > 六御江湖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傷勢
    呂名流道:“那督主大人相助呂某,是想從我這里得到蓮花不死心經上半部分經文?”

    鄒人俊道:“不,蓮花不死心經上半部分經文我早就拿到手了。”

    呂名流驚訝道:“督主大人是從何處得到蓮花不死心經上半部分經文的?”

    鄒人俊笑道:“我不過是利用了許應先和龐英那兩個廢物,就輕而易舉的從楊世清手上拿到了蓮花不死心經上半部的心法……”

    呂名流不明白具體的經過,他也不問,只是感慨道:“沒想到老謀深算的楊世清都在督主大人手上折戟,督主大人的計謀實在是令在下佩服……”

    鄒人俊道:“呂公子高贊了,我能算計到楊世清,完全是因為他在明,我在暗,所以才能一舉成功……”

    當初,他因為出其不意,從楊世清手中搶到了蓮花不死心經下半部分經文,之后他尋找古籍,將趙篆經文翻譯成宋體文字,精心閱讀之后,便知是一門絕世武功。

    這自然是讓他大喜,但他空有下半部分經文,而沒有上半部分經文,無法修煉,于是就想從楊世清那得到上半部分經文。

    只是,他當時雖然服用了九轉金丹,功力是大大的增強了,但武學招式比起楊世清這等成名數十年的高手,還是有些差距,自然不能從楊世清手上強奪,唯有智取。

    恰在那時,龐英和許應先覬覦夏青漩的美色,得罪了柳君臨。

    他利用兩人貪生怕死的性格,然后蠱惑兩人利用楊世清對付柳君臨。

    龐英和許應先果然上當,給楊世清下了迷神露,然后將楊世清丟到女人床上,想以此為把柄,威脅楊世清對付柳君臨。

    而他則趁楊世清昏迷之時,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蓮花不死心經上半部分記錄了下來。

    呂名流說道:“既然督主大人早已得到了蓮花不死心經上半部分經文,那為何還要相助呂某?”

    鄒人俊道:“我能練成蓮花不死心經,說起來,也是承了呂公子的一份情。君授我以桃,我報君以李。而且,東廠成立未久,正是用人之際……”

    呂名流已明其意,道:“督主大人是要招攬我入東廠?”

    鄒人俊道:“呂公子,楊世清既知你已修習了蓮花不死心經,還知曉了他的丑事,你便是避到天涯海角,他也非追殺你不可。他此時身為武林盟主,權勢熏天,你一人又如何能與之相抗?你唯有投靠朝廷,楊世清才不敢動你。”

    柳君臨暗道:“原來人俊也是一早就來了。我們竟然一直都沒發覺,看來他的武功真是高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了。”

    呂名流陷入了沉默,東廠畢竟名聲不好,雖然才成立沒多久,但已經是臭名昭著了,他不想自己的名聲有污,不想被人罵成是東廠的鷹犬,但鄒人俊說的又極為有道理,以他現在的武功,可還不是楊世清的對手。

    他沉吟了片刻,在權衡利弊之后,說道:“要我加入東廠也可以,不過,我要蓮花不死心經下半部分經文。”

    鄒人俊道:“這個自然!”

    呂名流見鄒人俊答應,說道:“呂名流愿聽督主大人差遣。”他心中大喜,只要得到蓮花不死心經下半部分經文,那楊世清對他來說,還有何懼,是殺是剮,都由他說了算。

    他略一側頭,看了楊月蓉一眼,隨后對葉少游道:“葉少游,這個女人我已經利用完了,現在就把她還給你。”

    楊月蓉怒道:“呂名流,你無恥。”

    葉少游也是冷怒道:“呂名流,你這是侮辱蓉兒師妹。”

    呂名流似乎也覺得自己話語不當,聲音轉柔,道:“蓉兒,葉少游對你一片真情,他會對你好的……”

    楊月蓉從呂名流的言語神情中能看出呂名流并非對她無情,內心歡喜,說道:“名流哥哥,我愛的人是你。你不要丟下我,天涯海角,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呂名流聽聞此言,神色一怔,眼神變幻不定,道:“你真的要跟我在一起?”

    楊月蓉道:“你忘了我們曾發過誓,要永生永世在一起的嗎?”

    “好!好!”

    呂名流連說了兩個“好”,突然,眼神一冷,大喝道:“賤人!”

    一劍出鞘,迅疾如電,“噗呲”一聲,刺進了楊月蓉的心口。

    這一變故,誰都沒有料到。

    楊月蓉也是不敢置信的看著呂名流。

    鄒人俊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沒想到呂名流竟然會殺了楊月蓉,他心知再不走,必會有一場大戰,他不愿與柳君臨動手,當即抓著呂名流的手腕,道:“走!”運起輕功快速的朝林外奔去,眨眼間就消失在幾人的視線中。

    葉少游一下子慌了神,見長劍已刺穿楊月蓉的心口,神仙難救,心中大慟,哭了出來,泣聲道:“蓉兒師妹!”

    楊月蓉目光散亂無神,哀聲道:“少游師兄,對不起……”

    一劍穿心,神仙難救。

    僅一會兒,楊月蓉就斷了呼吸。

    葉少游抱著楊月蓉的尸身慟哭。

    尹千雪由于葉少游的原因,對楊月蓉還心有不滿,但看她被自己心愛的男子殺害,心中也是傷感。

    柳君臨也沒想到呂名流竟然會如此心狠,連對如此深愛他的女子說殺就殺。他心中十分懊悔當初救了呂名流。不過,話說回來,當時他若不救呂名流,楊月蓉說不好也會當場殉情。

    葉少游哭了一會,抱起楊月蓉的尸身。

    三人一起到蘇州城內,讓人打造了一副上好棺木。

    尹千雪替楊月蓉整理了儀容,然后三人將楊月蓉安葬在城外一座優美的翠谷之中。

    葉少游站在墓前,眸中殺意沸騰,發誓道:“蓉兒師妹,你放心,我一定取呂名流的人頭來祭奠你。”

    尹千雪急道:“葉大哥你別沖動,呂名流現在加入東廠,還有一個鄒人俊,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葉少游道:“我不會沖動的。”又對柳君臨道:“柳兄,有件事我想麻煩你。”

    柳君臨道:“少游兄請說!”

    葉少游道:“我想請柳兄將雪兒送回北京。”

    柳君臨道:“那你呢?”

    葉少游道:“我要去天山一趟,師父現在應該回天山了。”

    尹千雪不樂意道:“楊世清那么壞,你還叫他師父。”

    葉少游嘆道:“不管如何,始終是他把我養大的。”

    尹千雪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柳君臨也道:“我們一起去,也好有個照應。”

    楊世情是什么人,現在已經是清清楚楚。天山之行,說不好會有兇險,他不擔心葉少游的武功對付不了楊世情,但葉少游是個重情義之人,若楊世清使詐,只怕葉少游會防不勝防。

    雖說他現在武功只剩一半,對上楊世情,就算不敵,但也有自保之力。

    尹千雪見葉少游張口欲言,搶先說道:“就這么決定了。”

    葉少游何嘗不知此去天山會有兇險,他現在練成了修真界武功,自然不懼他師父,但天山弟子眾多,其中武學精湛者也不少,若是一擁而上,只怕他也難以抗衡,他不想柳君臨和尹千雪陪他一起冒險,但見兩人的態度,知道想不答應都不行了。

    三人回到蘇州城內,吃過飯后,就在街上買了三匹健馬,往天山而去……

    黑鷹雖然一直跟著柳君臨,但黑鷹也帶不了他們三個人。

    而且,柳君臨見葉少游似乎并不想很快就回天山,或者說葉少游是在彷徨和猶豫更為準確一些。

    葉少游此時心中確如柳君臨所想,他猶豫,他彷徨,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那個他曾經敬重的師父。

    憶起年少時,他們兄弟二人拜在師父門下,楊世清時常教導他們做人要頂天立地,習武之人要鋤惡行善……

    他們兄弟二人始終不敢忘記師父教誨,也是視師如父,他實在無法想象他從小敬重的師父,竟會是那般陰險毒辣之人。

    這變化實在是太快了,他很難接受。

    三人一路走得不快,路上換了幾次馬,半月后,三人路過西安,柳君臨沒有去華山見林傾顏,此去天山,少不了危險,他不想林傾顏與他一起冒險。

    又半月,三人到了嘉峪關。

    嘉峪關是大明西部重關,自有朝廷重兵把守,并不是時時都能出關。

    所以,三人就先在邊城小鎮住了下來。

    葉少游在邊關小鎮上準備了一些干糧和清水,出關之后,離天山還有一段距離,大多是荒涼之地,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所以,還是要多做準備。

    (www.06074197.com = <a href='http://www.06074197.com'>唯美軒</a>)</div>
西甲转播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