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轩 > 玄幻魔法 > 大刁民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学会接受
    蒋青鸾冲李云道使了个眼色她是担心这?#19968;?#20250;跟老爷子针尖对麦芒今天特意调了一节课赶回来当和事?#23567;?br />
    李云道对着她微微笑了笑蒋二小姐便心中大定看来这?#19968;?#24182;没有把对付蒋青天的那一套拿到老爷子面前来

    蒋平生回头淡淡地看了李云道一眼便又将目光落在那翻腾的水面上抛下一把鱼食才道很久以前我就很好奇有胆子跟我这个老头子唱对台戏的小后生究竟长着几颗脑袋说说看你觉得你有几颗脑袋够我摘的这句?#20843;?#24471;稀松平常语气就如同问你今天要不要留下吃饭一般扑面的凌人杀气也只有被他看了一眼的李云道能够心领神会

    李云道微微一笑道您若是想把我干掉之前有无数的机会但都没有动手这说明您并不想我死得那么快

    蒋平生轻哦了一声道这话怎么说

    李云道走上前与老人并肩膀而立?#28216;?#24494;落后半步的蒋二小姐手里拿过一把鱼食学着老人的样子往水里抛散了一把而后才道?#20843;得一?#30528;对您来说还有价?#25285;?br />
    蒋平生面不改色地看了身边的青年一眼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个敢在鱼池旁与自己并肩而立的年轻人单这份胆色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随即心中不由得暗自感慨怪不得斗了这么些年自家的孙儿始?#31456;?#20110;下风鹏震兄啊鹏震兄你那骄傲的儿子?#22815;?#30495;是给你生了个好孙儿

    蒋平生笑将手中的鱼食交给蒋青鸾又在一旁的水笼头上冲洗干净了手才招招手道来陪我聊两句

    李云道索性将手中的鱼食尽数抛入池中冲蒋青鸾笑了笑也冲净了手快步跟?#20384;?#20154;的步伐

    史汉义咎由自取你的手法我虽不认同但结果倒也算是殊?#23601;?#24402;这件事翻篇吧老人走了几步上前便开门见山倒是将本以为还要寒暄几句的李云道打了个措手不?#21834;?br />
    李云道?#32842;?#29255;刻后道历史会铭记一?#23567;?#35828;话的时候他认真地看着老人的双眼似乎刚刚老人所说的事情跟自己没丝毫的关系一般

    历史是胜利者谱写的老人平静地说道我们所知道的历史有时候是会骗人的华夏上下五千年如同滚滚长江东去水我们看到的也都?#30343;?#35760;载在纸面上的凤毛鳞角很多的时候我们都在犯着盲人摸象的错误小子据?#30340;?#26159;大喇嘛噶玛拔希的弟子这点道理大喇嘛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李云道笑道大师傅可怜天下苍生若是知道史汉义敢向救灾物资下手以他年轻时的脾气怕是史家一门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蒋平生却?#35009;?#26377;反?#25285;皇?#38745;静地看向鹅卵石小径的尽头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不管史铭是死还是活不要再因为这件事情向史家发难了史家父子一个被吓得跳楼一个被你活活气死你就算有再大的怨气也该平息了

    李云道却没有说话怨气这种东西初下昆仑的时候有但?#30343;?#20107;磨平了棱角后很多时候便能?#26541;?#22788;地地换位思考了他有些想?#24187;?#30333;眼下的老人为?#35009;?#35201;把自己喊上门来亲自告诉自己不要再追查这件事情了事情早已经查得很清楚了那些钱蒋家并没有沾手可是为何他要如此维护史家呢

    是?#30343;?#35273;得我是使出了?#38405;?#30340;劲头在帮史家开脱老人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云道似乎很期待他的答案

    李云道微微皱眉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看向老人却只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状态迅速跨越工业革命至信息革命追赶西方国家甚至如今偶尔能与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掰掰腕子你觉得靠的?#35009;?#32769;人的语速很缓慢似乎一直在?#32456;?#21477;酌着最后目光转向一脸思索之色的李云道?#20843;?#35828;看这个问题我?#20351;?#24456;多人

    李云道略一思考后道是勤劳的中国人他的语气也并非很肯定

    老人反问那为?#35009;?#35299;放前的中国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呢

    李云道笑了起来您总不至于等的是那个连小学生都知道的答案吧

    老人笑道那是答案的一部分?#28909;?#20247;所周知那我们就暂且抛开不谈我想其?#30340;?#24212;该猜到我想说?#35009;?#20102;

    从老人信心满满的表情李云道便猜出了他想听到的答案他低头看着脚下打磨圆润的鹅卵石您是想说其实历史是少数人创造的

    老人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伸出指节宽大的手指点了点李云道感慨道你的悟性的确比青天要高啊

    穿过几株长势喜人的石榴树便是院子的最深处看得出这里应该是老人的起居空间和书房跟王家四合院不同的是这里的砖是姑苏城产的御窑金砖木头是从?#25103;?#36816;来的金丝楠木老人对生活的?#20998;?#35201;求很高

    怎么是?#30343;?#35273;得我一个行将就木的老?#19968;P?#24590;么还不知道返璞归真还竟追求这些形而下的东西老人笑着指了指院中的事物丝毫不觉有愧相反颇引以为傲?#30333;?#21602;是?#21916;?#19979;从姑苏拉来来的楠木呢是也是因为?#21916;?#19979;被发配边疆才发现的好东西哭着喊着要给我捎过来那里头还有一间房放着我的棺?#27169;?#20063;是这种楠木

    李云道失笑但此时却不再觉?#32654;?#22836;子像想象中的那般惹人厌?#24120;?#30456;反如此坦荡地讲究生活?#20998;ʣ?#20498;也会让人觉得真?#29616;势ӡ?br />
    小子哎你们这代人都还很年轻啊多数人没挨过饿没受过?#24120;?#26356;不用说上过战场了?#25512;?#24471;久了就会?#26032;?#25918;南山之?#21069;?#32769;头子背着手往自己的书房里走

    李云道却驻立在原地并没有跟着进去直到书房里传来蒋平生的声音站在外头做?#35009;?#36827;来说话有没有点尊老爱幼的?#20998;ʣ?#25105;一个老人?#20197;?#20040;扯着嗓子跟站在院子里的你说话进来吧

    李云道再度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便迈入了那趿小腿高的门槛

    书房内又是另外一番富丽堂皇的光景齐大师画的虾陈大师题的?#24076;?#27599;一样东西拿出去怕是都能在拍卖市场上让收藏家们抢破了脑袋不像王鹏震那般用文房四房蒋平生的书桌上有一根价格不菲的?#30452;ʣ?#20043;所?#38405;?#35748;出来是因为自己结婚前夕外头的蒋二小姐也曾经送过自己一枝类似的?#30452;ʣ?#24403;时蔡桃夭报出价格时差点儿惊得他?#28909;?br />
    书架也极少案头上倒是很难得地发现了一只电子墨水屏的电纸书这在蒋平生这一代老?#35828;?#20013;算是极为罕见的

    估计是见李云道看着那电纸书有些好奇蒋平生笑着道我虽然年纪大了但从来都不排斥新鲜事物有人喜欢翻了书手留墨香的感觉我倒是更喜欢这种一册电纸书在手便可阅尽天下藏书的感觉不过就是对眼睛不好保健医生已经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了往后每天看书的时间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看着如此真实的蒋平生再联想起从前自己与蒋家的种种交手场景一切都仿佛变得虚妄起来似乎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平易近?#35828;?#22914;同邻家老翁的老人在很多问题上会?#25422;?#37027;场冷酷甚至于残忍的手段

    年轻人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看我这会儿跟你?#35753;?#21892;目的指?#27426;?#31561;你出了这个院子我就已经?#25165;?#22909;套儿等着你钻呢蒋平生似乎总能一眼就看出别人在想?#35009;?#36830;李云道?#35009;?#33021;幸免不要太相信别人因为任何一个刚刚还在跟你谈笑风声的人下一刻都有可能在你背后举起刀子

    对于蒋家奉行的阴谋论和人性本恶论李云道并不想多加点评但从蒋平生的话里他却听出了一些别的意思

    ?#20843;?#28982;从见我的第一刻起你就很少开口说话这一路走来基本都是我在说道你在听但我知道你?#30343;?#19968;个君子老头?#26377;?#30511;眯打量着他而后点点头道嗯其实真君子很多时候都才是真小人小子你的性格的确很适合走官场很多刚正的小?#19968;?#37117;夭折在了起跑线上殊不知有时候人需要学会妥协哪怕你看不下去的也要学会接受这是很多年轻人也包括青天目前身上最大的弱点

    听他提起蒋青天李云道下意识地笑了笑?#20843;?#33509;知道我在书房里怕是也很难接受啊

    老头子轻笑道?#23433;皇?#35828;了嘛看不下去的也要学会接受哪怕是对自己来说最为残忍的事实这一点上青天的修炼还远不如你?#19978;?#21834;你这块磨刀石不在了
ת